首頁 > 文明風尚 > 正文

“尋找最美家風”獲獎作品展——養父的糧食情結
2019-03-12 17:19:15   

養父的糧食情結
劉小連
      養父經歷過民國亂世和三年經濟困難時期,從小飽嘗饑餓折磨之苦,大集體時代又擔任過生產隊糧食保管員,掌管過一兩百號人的嘴巴和肚子,因此對糧食懷有一種特殊的感情,常有不近情理之舉。聽說他曾經不依不饒,硬是把一個企圖多吃多占、搞特殊化的生產隊長告下了臺,還把兩個挖洞潛入糧倉、盜竊糧食未遂的親屬送進了監獄。
      改革開放、分田到戶后,養父如魚得水,在村里率先引種雜交水稻,采用科學施肥技術,通過精耕細作,我們家的糧食連年豐產,自給有余。接著他又主動承包了地處偏遠山區的一片荒田,擴大水稻種植規模,并利用我們家靠近圩場公路邊的優勢,自釀自賣開了一間水酒店。盡管生活環境、經濟條件大為改善,但他始終堅持粗茶淡飯,從不大吃大喝,對家里的吃穿用度管制到近乎摳門的地步。
      我小時候挑食,每次吃飯都會落下一桌面的飯粒菜屑,養父總是低著頭細細收拾,小心翼翼把我遺落桌面的食物合著碗里的殘羹剩飯一掃而光。
      養父木訥寡言,講不出什么大道理,只好編造“浪費糧食要遭雷公打”之類的謊言來嚇唬我。其實,那時他就是講得出,我也不會聽,更不會懂。直到我十二歲那年,山上的野豬驟然增多,一夜之間把我們家的稻田糟蹋得顆粒無收,養父一個老男人竟絕望得嚎啕大哭,猶如混沌中一聲霹靂,讓我隱約感受到糧食對于農民的分量。
      都說“積谷防饑,養子防老”,養父終日勞碌、一生節儉,含辛茹苦把一個毫無血緣關系的棄嬰撫養長大,自己的身體卻每況愈下,患上了老年癡呆癥和肝炎,但他堅持不肯住院醫療。按照有關政策,他本來可以申請五保,入住敬老院,但他也選擇了放棄。他說他老了不中用了,沒有必要為他浪費錢財。就這樣,他每天只吃兩餐稀飯,服幾片止痛藥,安詳地在千禧年6月那個火熱的父親節駕鶴西去了,享年76歲。
      光陰似箭,日月如梭,轉眼間,我自己也變成了三個孩子的衣食父母,一天到晚總在為一家人的柴米油鹽操心,真切體會到了一粥一飯的來之不易。遺憾的是,孩子們跟我小時候一樣不懂事,浪費糧食相當嚴重。我不得不學著養父的樣子替他們處理殘羹剩飯,憑著多少識得幾個字,照本宣科向他們講述“民以食為天”、“粒粒皆辛苦”,希望父輩珍愛糧食和勤儉節約的精神能在他們這一代得以傳承。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“尋找最美家風”獲獎作品展——父親的“蠻理”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分享到:
版權所有:曲靖市婦聯
技術支持:曲靖市珠江網
2013 Daimler AG 隱私條款 滇ICP備14000317號-1

滇公網安備 53030202000217號

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天津 江苏11选5手机版开奖结果 双面盘平台 贵州快3开结果今天 债券融资与股票融资 江苏快三人工在线计划 贵州体彩11选五规则 辽宁福彩快乐12走势图前三直 云南白药股票分析报告 贵州体彩11选5电子走势图 排列5和值走势图